<dl id='6ynhe'></dl>

    <acronym id='6ynhe'><em id='6ynhe'></em><td id='6ynhe'><div id='6ynh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ynhe'><big id='6ynhe'><big id='6ynhe'></big><legend id='6ynh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tr id='6ynhe'><strong id='6ynhe'></strong><small id='6ynhe'></small><button id='6ynhe'></button><li id='6ynhe'><noscript id='6ynhe'><big id='6ynhe'></big><dt id='6ynh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ynhe'><table id='6ynhe'><blockquote id='6ynhe'><tbody id='6ynh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ynhe'></u><kbd id='6ynhe'><kbd id='6ynhe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6ynhe'><div id='6ynhe'><ins id='6ynhe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i id='6ynhe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6ynhe'><strong id='6ynhe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ynhe'></fieldset><ins id='6ynhe'></ins>

          <span id='6ynhe'></span>

          有種男人花,為情綻放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深夜種花的男子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喬遷新居,鄰居陳大媽得知樂菱單身後,非要做媒,說:小安是我一個老姐妹的兒子,他不僅喜歡種花,人也像朵花兒,你非見不可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想,像朵花兒似的男人?一定不像爺們瞭。但不管樂菱願意不願意,陳大媽還是執意讓樂菱見瞭小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卻長得很威猛,外表上簡直就是純爺們,很殷勤地送瞭樂菱一束月季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說,月季花是他在陽臺栽種的,送給她的這束月季花品種叫紅雙喜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紅雙喜的外層花瓣是櫻桃紅色,花蕊則是乳白色,花色艷麗,香氣襲人。樂菱由衷喜歡紅雙喜,不禁沖小安笑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結果,第二天早上,小安又同城快遞瞭一盆盆栽的紅雙喜到樂菱的公司:精致優雅的花盆,紅白兩色的鮮花開滿枝頭,惹得公司裡的女同事們都尖叫起來。樂菱覺得小安真浪漫,於是,沒有任何懸念地和小安戀愛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戀愛後,樂菱才發現小安是超級月季發燒友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在小安那套尚未還完貸的80平方米房子裡,傢具和裝修極其簡陋,卻有一個裝修非常考究的小入戶花園,近百盆和幾十個品種的月季爭妍鬥奇,奇香撲鼻。而且,小安總是在深夜給樂菱發微信,圖文並茂地展示他正在小花園裡剪枝、插扦或者拾落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很好奇,問小安為什麼在深夜種花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說他是建築工程師,經常跑工地,早出晚歸,隻能晨起看花,夜歸種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承認小安的月季種植技術一流,但一個隻會在花間打轉的男人,有什麼出息?沒有。所以,每次小安邀請她一起討論如何研發月季新品種時,她總是不置可否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一天,小安就急瞭,說:樂菱,你不願意也沒關系。但是,我一定要研發出來一種月季新品種,做一個你眼中有出息的男人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說:賺錢給力的男人才叫有出息!能全款購買房買車的男人才叫有出息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低下瞭頭,好一會兒才說: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,我發現無論是愛好還是思想上,我倆都不在同一個頻道上,你比較虛榮,真的太遺憾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一聽,便半開玩笑說: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你?既然如此遺憾,那麼趁早分手吧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呆瞭呆,說:真的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板著臉認真地說:真的。分瞭吧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一咬牙,轉身就走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病要盡快治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安這一走,仿佛失聯的馬航MH370,樂菱半個多月都沒有見到他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卻不覺得怎麼失落,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陳大媽看不下去瞭,對樂菱說:我聽說小安和你分手後,整個人失魂落魄的。像小安這樣認真專一的好男人少有瞭,你應該珍惜,不要太虛榮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想起小安失聯前也說過虛榮兩字,一定是他在外面胡亂編排她瞭。太小氣瞭這個男人!不僅開不得玩笑,還愛造謠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對陳大媽說:我不過跟他開瞭一句玩笑話,他就玩失聯,根本就不珍惜我,我為什麼要珍惜他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陳大媽說:那你為什麼不向他解釋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說:為什麼要解釋?他要真喜歡我,會因為我的一句話離開我嗎?他應該像韓劇裡的癡情男主角一樣,即使被女主嫌棄,也會對女主不離不棄!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陳大媽說樂菱肯定是看韓劇看傻瞭,有病,得盡快治一治,否則難嫁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樂菱嘻嘻地笑著,不再說什麼。陳大媽便搖著頭走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