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n4fyx'><em id='n4fyx'></em><td id='n4fyx'><div id='n4fy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4fyx'><big id='n4fyx'><big id='n4fyx'></big><legend id='n4fy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n4fyx'><strong id='n4fyx'></strong><small id='n4fyx'></small><button id='n4fyx'></button><li id='n4fyx'><noscript id='n4fyx'><big id='n4fyx'></big><dt id='n4fy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4fyx'><table id='n4fyx'><blockquote id='n4fyx'><tbody id='n4fy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4fyx'></u><kbd id='n4fyx'><kbd id='n4fyx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n4fyx'><strong id='n4fy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n4fyx'></ins>
      2. <i id='n4fyx'><div id='n4fyx'><ins id='n4fyx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n4fyx'></i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n4fyx'></span><fieldset id='n4fyx'></fieldset><dl id='n4fyx'></dl>

          1. 感人愛情故事:滿屋的太陽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4

              愛,是心中最耀眼的光芒

              那時,他還隻是一個非常普通的煤礦工人,經常要下到數百米深處采掘光明。煤礦的工作臟、苦、累,還有一定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而那時的她,沒有固定的工作,每天主要是照料一傢老小的生活,偶爾在礦上的一個服務公司做一些零工。其實身體瘦弱的她,每天要操勞的事情有很多,但她卻感覺很幸福,因為她說自己嫁瞭一個知冷知熱的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他經常會給她講一些礦井下面他和同事們的一些讓人輕松的事情,比如誰誰一頓飯消滅幾個大面包,誰誰系瞭老婆的紅兜兜,誰誰最先發現瞭特等焦炭等。他從不講瓦斯濃度過大差點兒引發爆炸、掌子面劇烈搖晃等危險的事情。然而聰穎的她,還是能夠感覺到井下環境的惡劣,她隻是佯裝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她的勤快在礦區裡是出瞭名的,他升井回傢,她什麼活兒都不讓他插手。他要幫她,她便攔住他,你好好歇歇吧,有工夫多曬曬太陽,對身體好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寒冷的冬日,他一進屋,便看到她正在窗前認真得像一個小學生似的畫著一輪太陽,碩大的,金燦燦。

              他好奇地問她,怎麼突然畫起太陽來瞭?

              她柔柔地對他說,現在是冬季,天短瞭,你每天下井前見不到太陽,升井後也見不到太陽,擔心你一整天都在黑暗中工作會冷、會恐懼,便畫瞭太陽。你每天下井前,看一看它,心裡可能會暖和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哦,是這樣啊。他目光停在她和那輪太陽上面,第一次發覺她的浪漫,像一個詩人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,他和她剛剛30,彼此恩恩愛愛,將一份艱辛的日子過得溫馨飄溢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過得真快,一晃20年過去瞭,兒子已大學畢業在京城找到瞭工作,他已成為一名管理數百人的礦長。他們搬進瞭寬敞明亮的大房子,還買瞭小車,銀行也有瞭可觀的存款。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來。但是,不幸猝然降臨——她去市場買菜時,遭到一個精神病患者的突然襲擊,一塊石頭砸在瞭她的腦袋上。經過數月的救治,她總算走下瞭病床,卻癡傻得連他也不認識瞭。

              他毅然辭瞭工作,帶著她輾轉於國內的好醫院,卻仍沒能出現期待的奇跡。她除瞭每天傻吃傻喝,便拉著他的手去曬太陽,無論春夏秋冬,無論天晴天陰。看到她呆傻的樣子,他的心裡有說不出的疼痛。

              但有一件事,可以讓她靜靜地待在屋子裡,那就是畫太陽。隻要一說畫太陽吧,她就會坐下來,像從前那樣握著畫筆,在紙上一絲不茍地畫一個個大大小小的太陽。畫好瞭,還問他是否好看,見他點頭,聽他說好看,她就會很開心地笑,然後把畫好的太陽貼到墻上。她邊貼邊念叨,看一看太陽,就暖和瞭。

              很快,他們所有的屋子裡都貼滿瞭她畫的太陽。實在貼不下瞭,他便在晚上悄悄地撤掉一些,騰出地方來,讓她把白天畫好的貼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有時,她會很乖巧地坐在他的懷裡,指著貼滿屋子的太陽,快樂地自言自語:真好,有這麼多的太陽,你一定不冷瞭。

              是的,不冷瞭。他輕輕地摟著她瘦削的雙肩,寶貝似的。

              時光緩緩地流淌。他早已習慣瞭每天看著她畫太陽,幫她貼太陽。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從白發雜生到兩鬢如霜。

              22年後,她坐在床上,拍著手看他往墻上貼剛畫好的太陽,突然頭一歪,倒下瞭,便再也沒有醒來。那一刻,滿屋的太陽,都暗淡瞭光芒。

              她走後,兒子要接他去北京居住,他搖頭:我還想留下來,再陪陪你母親,我怕她孤單。

              他把那些標瞭日期的太陽畫一一打開,按著時間的順序,從臥室一直滿滿地鋪展到客廳。逐一輕輕地撫摸過去,宛若撫摸著尚未走遠的一個個鮮活的日子。他的心海,湧過縷縷的溫暖,自然、和煦。

              他將她的第一幅畫和最後一幅畫放在一起,久久地凝望著,他看到瞭他們半個多世紀的相濡以沫,正如那滿屋的太陽,簡單而豐富,平凡而精彩。

              很少有人知道那滿屋的太陽,就像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愛情。但是,他們仍可以驕傲地告訴世人——盡管在人群中他們多麼普通,在生活中他們多麼平凡,但在愛情上,他們永遠富有著。